第八十八章 回家的感觉就是温暖

  四人聊了一会,谈谈工作,谈谈理想,很快半个钟头就过去了,于强看了下怀表,叫刘恒送自己回家。

  半个钟头后,汽车到了十环南段,下了高速,延着荣成街的方向驶去,几分钟后,到达荣成街入口。

  荣成街入口处放着几个圆柱石块,防止汽车进入。

  “刘恒,到我家里坐下?”于强转头问刘恒。

  “现在不去了,新年再来拜访你。”刘恒微笑着说,停好汽车,帮于强拿出行李箱。

  “那我走了,新年来我家前先通知我一声,说不定到时我不在家。”

  “好,于总,再见。”

  “再见。”

  于强拉着行李箱,踩在荣成街古老的青石板上,向前方走去。

  “于强回来了。”两个小孩子看见了于强,大声喊起来。

  旁边的长辈连忙喝止他们,“叫于哥哥,不要没礼貌。”转过头笑着向于强点头,“于强回来啦,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,来家里坐坐吧。”

  于强微笑着回应:“谢谢林叔,我现在就回家了。”

  “那有空过来坐啊。”林叔客气地喊着。

  于强向前走着,围来的小孩越来越多,小跑着跟着他,眼睛盯着他看,像看一个外星人似的。

  于强现在成了别人家口中的好孩子,是众多孩子眼中的好榜样,像个英雄一样。

  街道两边不时有大人向于强打招呼,于强也客气地回应着。

  走到自己的家门口,身后已经跟着二十多个小孩。

  于强仔细地打量了下附近,由于处于寒冬季节,家门口的几颗桃花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,地上的草也枯了。不过这两年新种了几棵四季青,给门口增加了一点绿色。

  隔壁邓大爷门口的迎客松也绿着,邓大爷坐在一把躺椅上,看着人来人往,眼神呆滞。之前妹妹于敏打电话时曾说过邓大爷得了老年痴呆症,时好时坏。

  “邓大爷。”于强喊了一声。

  邓大爷眼睛看了过来,好像不认识这个年青后生,呆呆地望着,没有回话。

  于强走进自己的房子,于敏、于捷从屋里跑下来,气喘吁吁,“哥哥,终于回来啦。”

  于敏还像往年一样用脸往于强脸上蹭,四个兄弟姐妹当中,她和于强关系最好了。不过,于敏发现于强长高了,也魁梧了。

  于捷一只手抓着于强的胳膊,另一只手接过行李箱,拖着往里走。

  相比于强,于捷身体要单薄得多,有点瘦弱。

  “二叔”

  “三婶”

  “大伯”

  “于强回来啦,累了吧。”

  “于强这么久没看到你,大家可想你了。“


  ……


  家族中这三年来有人逝世,也有娶妻生下儿女,有人嫁出,目前有二百九十个家人,比三年前多了几个,像于高翔和大伯的儿子于林都娶了老婆,各生四个孩子,一共增加十人。而原老族长病逝,于静萍嫁出,也就减少二个,一增一减,净增加八人。

  于强往里走,不时和出现的家人打招呼。

  ”奶奶。“于强见到自己的奶奶,高兴地叫着,奶奶是他最喜欢的长辈了,除了爸爸妈妈。

  ”于强回来啦。“奶奶用有点颤抖的手摸着于强的脸,”奶奶现在眼神不好了,看东西看不清楚了。“

  相比去年,奶奶确实老了很多,毛发枯黄,眼睛混浊,让于强心疼。

  于强搀着奶奶走入客厅,于丽走入客厅,“弟,回家啦,来,喝点水。”在一个杯子上倒了开水,递给于强。

  “姐,谢谢。”于强在大姐于丽面前有点乖。

  坐在沙发上,于强开始打量着周围,去年于强拿出一笔钱交给父亲,叫他把家里稍微整理下,看上去不那么破旧。

  于强是有想法的,他准备赚大钱后,在十环北段买个大房子,让家人过得舒服点,也不至于让别人说闲话。想想也是,十环南段的房子这么破旧,说了都会被人鄙视。

  大厅重新布置了下,桌子和椅子都用上比较好的木料,沙发是皮质软沙发,坐上去很舒服。

  于强坐了一会,站起来,在房子里楼上楼下看了一圈。

  现在比一年前好多了,房子内用新泥重新刷过,地板也重新砌过,不像之前那样破败。

  “于强啊,这一切都是靠你啊,这两年家里变化也挺大的,房子修了下,添置了各种电器,家具,今年,你还办了公司,我们家族要开始变好了。”跟在身后的大伯于亭感慨地说道。

  “大伯,不出五年,我们在十环北段买个大房子,现在这个房子先暂时住。”于强回过头来,对于亭认真地说道。

  “好哇!大家都等着这一天呢。”于亭成为族长后,看上去严肃很多,听到于强的话,还是激动起来。

  “好,好,我们要住新房子。”身后的于敏、于捷和其他小孩都高兴地嚷着。

  大人们没有嚷,但一脸甜蜜笑脸,显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  二楼中间的大厅内,新换了一个大电视,还购买了VCD播放器,音响等设备,连椅子全换成靠椅了。

  于强走了一圈,又回到一楼客厅。

  ”你们几个过来帮忙下,写下新年贺词。“大伯把几个大人叫出去,写贺词去了,留下于强、于敏、于捷和几个小孩子。

  享哈兔每逢过新年,由族人亲自写下新年贺词,以及画上吉祥的符画,贺词贴在大门口两侧柱子上,符画贴在两侧大门中间,另外,在每间屋子也贴上符画,喻示着新的一年吉祥如意。

  三婶已经将好吃的点心拿到客厅桌上,上面有于强喜欢吃的夹心糕、红薯干等。

  三婶笑着说:“于强,你们先吃点,晚饭正在做。”

  “谢谢三婶。”于强说着,套了个手套,拿着夹心糕吃着,味道很好。

  “爸妈还没回来吗?“于强问坐在旁边的于敏。

  ”爸爸妈妈他们去市场采购过年的物品了,说今年要多采购一点,让大家好好过个年。“于敏边吃着红薯干边说。

  ”嗯。“

  ”你们今年读高一了吧。“于强问于敏和于捷。

  ”是啊,今年我们三都读高一,明年高二,后天就可以读大学了。“于捷回答着。

  ”哥,我大学想念计算机的专业。“于敏用咨询的眼光看着于强,估计是于强读计算机专业,他们才想念的吧。

  ”哥,听说你博士学位已经拿到了?“于捷问道。

  ”是啊,今年七月份我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,得到了博士学位。“

  ”恭喜哥哥,读博士要三年呢,不容易啊。哥,你跟我们说说大学里有趣的事情吧。“于敏缠着于强。

  ”好啊,那我就当讲故事给你们听了。“

  虽然于敏和于捷已经长大了很多,于强还是像两年前一样,给他们讲着故事。

 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,族人陆续回家,很热闹,于强的爸爸于青海和妈妈楚江燕也回来了,见到于强回来,很高兴。

  吃过晚餐,丁青海、楚江燕和于强坐在大厅中,其他人都上二楼看电视去了。

  于强向父母说了下自己最近的情况,微兔的发展情况,以及和安祺的关系。

  ”你是说北洛的安氏家族?他们家族很富有,在北洛很有名气,和我们门当户对吗?“楚江燕担心地说。

  楚江燕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,享哈兔非常讲究门当户对,大家族往往几千人,由于资源优势,他们可以垄断着本地的一个甚至几个行业。他们的子弟配婚,往往也是找本地或异地的大家族。

  而贫寒家族,往往只能找贫寒家族,如果一家富有,一家贫穷,即使他们的子女相亲相爱,最后在家族的反对下,只能以分手告终。

  要知道,没有家族祝福的婚姻往往是不幸福的,很多前人的经验告诉世人,这几乎是条真理。

  ”妈,这不用担心,相信儿子,再过三到五年,我们于氏家族将成为一个新兴的家族,进入神农部落舞台,到那时,没有人看不起我们。“

  于青海这几个月在公司呆过,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微兔的事情,知道前景很好,也安慰楚江燕,”江燕,相信儿子没错,要知道,于强还是神童,为神农部落做出贡献,现在是天下闻名了,他配得上安氏的女儿。“

  ”妈,我到北洛时见到安祺的父母,他们对我的态度很好,还约我新年时到他们家坐坐,聊聊天。“于强安慰着说。

  ”好吧,可能我的担心是多余了。“楚江燕面色转缓,笑了起来。

  ”于强,你和安祺有什么计划吗?“楚江燕问道。

  ”安祺和我说过,等我们成年后,选择个时间结婚。“

  ”那就是后年了,过几天你七岁,后年就八岁。“楚江燕说着,拉了拉于强的衣服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