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七星节

  《人类与苍海星》的刊登引起了巨大反响,大街小巷都在流传着这件事。

  “真没想到,人类就在离我们最近的D7上。”

  一个电脑店的店员和同事聊着天,说着说着也说到了人类。

  “只是这几十万年他们怎么就不来了,以他们的科技实力,应该会出现在苍海星系。”另一名店员说道。

  “是啊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可能他们的目标是往其他方向去了,资料中不是说部分人类迁移计划吗?向其它方向迁移去了。”

  “不是还有很多人没迁移吗?至少是母星,不会丢弃的。而且从一个星系到另一个星系,需要上百年,迁移的人口不会很多。”

  ……


  此时,海洋局局长巩洋正在办公室里和他下属谈事情,谈到了人类在苍海星投放的生物中,包含水母,而永恒水母极有可能包含在内。

  “东诚,水母的品种你调查好了没有?”巩洋问一个精瘦的年轻人。

  “还没有,之前神农部落的注意力都在陆地,海洋关注得比较少。我们联系了澳大部落和南加部落,他们配合给出了一部分水母品种资料,经过鉴定,不是永恒水母。”

  “我们抽调了一些人力在不同海域中搜集水母,不过这需要时间。”

  东诚有点无奈地说道。

  巩洋严肃地说道:“我再给你一倍的人员,半年内务必仔细搜集各种水母,不要错过永恒水母。”

  “是,我们尽全力去找。”东诚接受任务。

  ……

  这时,神农部落最大的天文台——青草天文台,一间会议室中,台长指着一份资料说道:“我专程赶到猎鹰翻译基地,查找了苍海系和天星系的天文资料,让我吃惊的是,资料上显示苍海系有七大行星,而我们知道的只有六个行星,还有一个行星居然没被我们发现。”

  “什么?有七大行星?”天文台众多专家大吃一惊。

  台长点点头,说道:“人类也没有提及行星轨道资料,所以需要我们去找。我会向上面申请资金研制更好的天文望远镜,在新望远镜投入使用前,你们务必关注更远外圈的天体,是不是被我们忽略的那颗行星。”

  “好。”专家们回答。

  ……


  黑夜中的星星很亮,于强指着一颗普通的星星,对安祺说道:“那颗,就是天星系的太阳。人类把天星系、苍海系所在的螺旋状星系称为河银系(参照银河系),河银系直径十万光年,有1000亿到4000亿颗恒星,还有大量的星团、星云、星际尘埃、星际气体。”

  安祺望着头顶的星空,感叹道:“宇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,这么宽广,无穷无际,不可思议。”

  “是啊,在茫茫宇宙中,享哈兔的力量是何其渺小。”于强感叹着,一边搂着安祺。

  两人看着星星,心思已在光年之外,没有说话。

  “对了,梅姐说在七星节约我们到紫碧园吃饭、赏灯。”安祺突然想起了这事。

  “紫碧园?曾经的王侯将相喜欢去的地方?电视上有看过宣传,舞榭歌台,小桥流水,一处高雅所在。”于强看了看安祺说道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那我去开开眼界。”于强笑着说,然后亲了亲安祺温润的嘴唇。

  七星节,享哈兔传统爱情节日,七月十七日,每年这一天,未婚男女向心仪对象表达自己心意,送花、请吃饭、看电影是常见的表达方式。

  另外,各个地方有不同的风俗方式,北洛人往往通过泼水来表达感情,西峰人以抛绣球做为节目,南岩人以许愿树结红绳做活动,青草市及周边一带举行赏灯题词跳舞大型活动,让单身男女认识、表达情感。

  七星节这天,按照梅姐的约定,于强和安祺在午后四点钟到达紫碧园,紫碧园外停着不少豪车,看见几对情侣身穿奢华礼服步入紫碧园,守在门口的保安人员在旁微笑敬礼。

  于强和安祺也穿着一身礼服,看上去成熟不少。

  于强一介平民,之前从来没有穿过礼服。安祺不同,她的家族在北洛市算有名气,自小长辈教导、耳闻目染,对中上层社交还是有经验的。

  前天安祺带于强到一家高档服装店,给于强购买了一套礼服,中端价位,2000元一套,于强觉得过得去就行,不追求奢侈。

  两人走向紫碧园门口,被一名保安拦住了,保安礼貌地笑着,微一鞠躬,开口说道:“先生、小姐,两位看起来面生得很,请问是谁邀请来的。”

  安祺微笑着回答:“我们是赵青梅女士邀请来的。”

  保安恭敬地问道:“请问两位名字。”

  “我叫安祺,他叫于强。”

  “安小姐,于先生,赵女士已经吩咐过了,她在紫碧湖牡丹亭等你们,里面请。”

  保安敬了一个礼,随后做出请的姿态。

  步入紫碧园,所见所闻令于强称奇。

  虽已夏天,但见春色满园,百花争艳,空气中还带着浓浓花香味儿。园内广植树木,奇石林立,小径众多,有种曲径通幽之感。

  沿着青石铺成的大路向前,一路上小桥流水,每一处都经过精心打造,甚是精致。路边有路标,按着路标指示,两人走到紫碧湖。

  紫碧湖是一个较大湖泊,湖水清澈。湖泊上有不少人泛舟,随着湖上吹来的轻风,于强听到男女的欢笑声。

  沿着湖泊岸边,建起一座座精致的古典建筑,都是二层结构,数一数,足足有六座。

  每座建筑之间有空中走廊相连,走廊中间又设一小型舞台,有人在上面表演。

  离他们最近的那个舞台上,一个舞女翩翩起舞,舞姿极美,但看的人却少,想必进来的人大部分进入建筑群中了。

  细看建筑物,每个建筑上都挂着一个巨大的匾额,上面写着“青竹亭”、“牡丹亭”、“听雨亭”、“书香亭”……

  “牡丹亭在那里!”于强眼尖,很快就看到了牡丹亭。

  “我看到梅姐了,我们过去吧。”安祺拉着于强的手朝牡丹亭走去。

  牡丹亭门口,一个绝美女子站立在旁,向安祺这边看着,她的身边,站着一个气宇轩扬的公子哥。

  “梅姐,好一段时间没看到你了。”走过来的安祺笑着打招呼。

  于强看着赵青梅,心中大喊真女神也。

  但见赵青梅身穿一套多重针绣青色礼服,全身毛发雪白,身材丰满,五官精致,耳朵迷人,特别是那双美目,仿佛蕴含着无穷的魅力,能勾人心魄。浅色口红和眼线,额头中间画着淡淡的梅花妆。一条镶着蓝色宝石的项链挂于胸前,宝石灼灼生辉,更是给赵青梅增添了美。

  仿佛仙女下界!于强从未看过如此美的女人,电影电视上从未有过,当然,除了安祺。

  人类有句话说得好,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,赵青梅再美,也美不过安祺,自己的心中人才是最美的。

  “梅姐,您好!”于强鞠躬行礼。

  赵青梅一直在打量着于强,此时微笑着点头,“你就是于强?一直想认识你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,今日一见,三生有幸。”

  于强忙说:“不敢,梅姐言重了。”

  “志强,这就是我向你常提的于强,一代奇才,以一己之力破解人类文字近二千个。”

  这个叫志强的公子哥原本是骄傲的人,此时眼中露出敬重神色,打了个揖,“于强大名如雷贯耳,今日到达紫碧园,叶家有幸,志强有幸。”

  这番话听得于强犯迷糊,赵青梅在旁介绍道:“这位是大名鼎鼎的青草叶氏家族的新辈,叶志强,这紫碧园便是叶家的产业。”

  青草叶氏家族,那可是神农部落最富有的家族,声望高,成立有慈善机构,很多贫穷人都受过他们救助,无人不知。

  “幸会幸会。”于强鞠躬行礼。

  赵青梅又给叶志强介绍了安祺。

  “两位,请入牡丹亭!”

  叶志强前头引路,赵青梅、于强和安祺迈入牡丹亭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