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黑夜蛇影

  电报可以说是个非常古老的技术,兔历50万5892年,享哈兔工业革命兴起,40年后,第一个电报机诞生了,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电报,据今,电报在享哈兔整整使用了1000年。


  400年前,第一代电话机诞生,这种实时通讯的工具一经问世,便得到世人的欢迎。此后,经过不断改进,电话机逐渐替代电报,成为通讯的首选,开始进入千家万户。


  近200年来,从第一代移动电话,到现在普及使用的2G手机,抢占了电报机的绝大部分市场。只有在军队、一些部落部门、偏远没有2G信号的地方才有电报机的用武之地。


  距离遗址3000公里之外的部落总部,通信员李泽急匆匆地走进通信司长老的办公室,将一张纸条递给了李泽长老。


  坐在宽大座椅上的李泽,看了纸条上的字,瞬间站起,一阵喜悦之情从脸上展开,但很快恢复平静。


  他冷静地拿起桌上的电话机,拨通了部落首领的电话……


  神文明遗址内,天极考察组继续在这片石屋中探查,为了安全,需要进行加固作业,探查进展缓慢。


  天黑前,在石屋群中找到一些铁质椅子、工具、石刻雕像等产品,这些文物外表都腐蚀得认不出本来面目。


  但考察组的还是很开心,那个保险箱的发现已经让所有人振奋不已。


  天黑后,大家吃过晚饭,在森林外面空地上搭起了活动场所,生起熊熊篝火,载歌载舞,庆贺着今天的收获。


  享哈兔在漫长的历史中,创造了自己的音乐和舞蹈,能歌善舞者众多,这个考察队中,就有人会拉金胡,弹木琶,吹口琴。不同的乐器演奏着相同的旋律,虽然是业余音乐爱好者,但听起来还不错。


  火篝中,队员们放开自我,尽情扭动着舞姿,合着音乐的节拍,唱起古老的歌谣。


  “心爱的姑娘你走过来,接过我献上的红樱花,在这美丽的草原上,跳起美妙的舞。我全部的世界,只为你一人所有……”


  小强和那几个神童,也混在跳舞的人群中,学着大人跳舞,都很开心。


  许博士卖力地拉着金胡,微笑地看着跳舞的人们,心情很好。旁边坐着丁教授,时不时唱上几句民谣。


  一小时后,丁教授决定先去休息,工作了一天,年龄大了,容易疲劳。


  丁教授向许博士耳语了几句,许博士点头。


  丁教授站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


  外围,士兵搭起十几个大帐篷,未来一段时间,考察组都要住在这里了。


  “丁教授,怎么不多玩一会儿。”


  高连长在帐篷外围喊道,他正带着一队士兵驻守在帐篷外围,这荒山野岭的地方,小心点,总没错。


  “是高连长啊,人老了,容易累,想早点休息,明天还要做事呢。”


  “丁教授也辛苦一天,早点休息吧。”


  丁教授点点头,进入帐篷中。


  帐篷中放着二十多个睡垫,丁教授走到自己睡垫上,拿起上面的皮包,打开后拿出一本笔记本和一支笔,开始记录起来。


  写笔记是他每天要做的事,有比较重要的事,他都会记下来。毕竟事情多,忙起来有些事会忘掉,好记性不如烂笔头。


  他仔细地记录着今天的发现,这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发现,将会记入史册。


  青史留名,这等光宗耀祖的殊荣,不是谁都能遇上的。


  而他,丁教授,将会是其中一个!一辈子,有这件事就够了。


  神文明遗址的发现,将会是享哈兔历史上最重大的事情,也会影响享哈兔未来的走向。


  如果在遗址内能找到科技方面的资料,将会大大加快享哈兔的科技发展进程。目前的科技发展得太慢,至少丁教授自己这样认为。


  “呯”,一声枪响,丁教授一惊,笔掉在了地上。


  接着杂乱的脚步声向这边跑来。


  “怎么回事,怎么有枪响。”


  “哒哒哒哒”,一阵密集的机关枪声响起。


  “在前面树林。”


  脚步声向帐篷外围远去。


  丁教授站起,走出帐篷。


  一眼就看见一群专家围在前方,一部分士兵保护在周边。远处树林中,亮起一片手电灯光。


  一会儿,手电灯光转向,向着新开辟的大路聚集,然后向这边快速靠近。


  “快,医生,赶紧止血。”


  靠得近些,终于看清,几个士兵抬着一个伤员向这里跑来,后面跟着一群士兵。


  抬到近前,只见伤员口吐鲜血,身上伤痕累累。


  “快,抬到我的帐篷里。”


  医生和士兵向医生帐篷跑去。专家们向前赶去,到了医生帐篷外,围起了一群人。


  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
  专家们纷纷问着。


  “我看到两只很大很大的蛇,李佑被它拖了一段路。”一个气喘吁吁的士兵说道。


  “不,是一只蛇,长着两个脑袋。”另一名士兵肯定地说。


  “什么,长着两个脑袋的大蛇?”大家听了很诧异,毕竟谁也没见过两个脑袋的蛇。


  “大概有这么大”,士兵有手比了比,大概有30厘米,“很长,李佑被缠住时开了一枪,我们听到枪声跑过去用手电一照,看见那条大蛇缠着李佑往森林里移,我们便开枪了。蛇受伤了,放下李佑逃走了。”


  “怪吓人的,希望李佑没事。”


  “神保佑李佑。”


  有专家合着双掌祈祷。


 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,二十几分钟过去了,在人们焦急的等待中,高连长从帐篷中走出。


  “怎么样?”


  “李佑怎么样?”


  大家纷纷问道。


  高连长说道:“李佑的命是保住了,不过伤势较重,还需要观察。”


  接着看向专家组人员:“各位专家回去好好休息,我会派士兵们严加看守,不会出什么事。”


  专家们开始散开,丁教授转过身往帐篷方向走。突然感觉心脏乱跳,有点痛,不由地用手按在胸前。


  身旁的小强看出丁教授的异常,赶紧扶住丁教授。


  “怎么啦,丁教授爷爷。”


  “没多大关系,心脏有点问题,回去吃点药就好。”


  “那我送您回去。”


  “好,谢谢小强。”


  小强扶着丁教授走,身后传来高连长发号施令,吩咐士兵轮流看守,在帐篷外围多设几个火堆,不让蛇虫入侵。


  “丁老您身体不舒服吗?”


  看着小强扶着丁老,专家们关心地问。


  “哦,没事没事,老毛病犯了。”


  进入丁教授的帐篷,丁教授从包里拿出一瓶药,叫小强用杯子倒了点开水,拿了两粒药和水一起吞下。


  过了一会儿,丁老平静下来,叹了口气,“人老了,生体毛病越来越多。”


  “谢谢小强的帮忙。刚才正在写日记,突然听到枪声,当时心脏跳动就有些不正常,出去看情况,后来才痛起来。”


  “丁教授爷爷有写日记啊。”小强看着那本日记本。


  “有,几乎每天都写,习惯了,每年都要写好几本。”


  “那丁教授爷爷一定有很多故事吧,能说给我听吗?”


  “好啊,那今晚我们睡一起,我慢慢说给你听,你说怎么样?”


  “好啊,好啊。”小强高兴地说。


  微风轻轻吹拂着帐篷,帐篷内,丁教授轻轻地说着自己过往的人生,那些曾经的人和事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