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好友聚会

  在回学校的路上,于强告诉李奇、高朋,自己成为神农计算机实验室员工,后天上班了,明天到猎鹰基地交接下任务。

  “于强,哥哥向你恭喜了,祝节节高升。”李奇对于强说。

  “节节高升?我这是打工,不是做官,哪来的节节高升啊?”

  “这你有所不知,这神农计算机实验室是财政司出资的,算是事业单位,会有升迁的机会。还有,长老看上的人,怎么会一直打工呢?高朋,你说是不是?”

  “没错,于强,我们等着你升官发财。”高朋接着李奇的话说道。

  这三年来,于强参与猎鹰基地工作,李奇和高朋天天来接送,风雨无阻,也让于强心里过意不去。

  “我离开了猎鹰基地,那后天你们是不是不需要再来接送我了?”于强试探地问道。

  “我们遵从长老的指示,为你提供安全保障,以后你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,所以还得继续护送你。”

  李奇说道。

  “那真是麻烦你们啊,我又没有给你们提供工资,觉得亏欠你们。”于强说道。

  李奇笑了笑,“守护你是我们的任务,部落才会给我们发工资,都是为部落办事,你不也为部落做出了贡献吗?”

  “那多谢你们了,改天请你们吃饭。”于强真心道谢。

  回到学校,于强叫李奇和高朋回家休息,明天早上再来接他。

  于强回到宿舍休息,半个小时后,安祺打来电话,说她回到学校了。

  “那我过来找你。”于强说道。

  “到清风亭吧。”安祺说。

  “行,我就过去。”

  于强说完,将放着古朗枪的皮包锁到书桌抽屉里,在学校就不用带了。

  锁上宿舍的门,于强走出宿舍楼,向清风亭快步走去。

  太阳向西移去,夕阳照射大地,给万物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色彩。清风亭附近,一个身穿淡绿色衣裳的窈窕背影出现在于强眼中,那背影很熟悉。

  “安祺!”于强叫了起来。

  少女转过身过,雪白的毛皮,黑黑的大眼睛,清澈柔和,脸上充满着迷人的微笑,正是安祺。

  此时的安祺,正是花样年华,青春漂亮,在夕阳余晖中,仿佛一枝刚刚绽放的花朵,此情此景,在于强心中激起了波澜。

  “于强!”安祺迎向于强,见于强呆呆望着自己,赶紧用手摸了摸脸,问道:“是不是我的脸脏了。”

  于强回过神来,说道:“不是,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,你越来越漂亮了,把我看呆了。”

  安祺笑了起来,看了看于强,说道:“军训回来,学会油嘴滑舌了。不过,你变化挺大的,这胳膊就粗壮了好多。”

  安祺两只手握住于强的胳膊,感觉结结实实,“不错嘛,都是肌肉。”

  “安祺,这是你男朋友?”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  安祺连忙松开手,回过头,定睛一看,原来是同宿舍的金敏,正牵着她男朋友的手迎面走来。

  “不是,我们是普通朋友。”安祺解释道。

  金敏打量了下于强,向安祺微微一笑,好像在说,我懂得,然后和男友向宿舍楼方向走去。

  “于强,你说她是不是误解了?”安祺问着,一边和于强并肩走向清风亭。

  “没关系,误解就误解吧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安祺本来想说什么,看到于强的眼中充满着一份奇特的热情,以前从未见过,当下想道:“难道他是认真的?”,于是没再说话。

  见安祺没说话,为了避免尴尬,于强开口说话:“安祺,今天我去神农计算机实验室,实验室主任录用了我,让我过去上班。我明天到猎鹰基地交接下任务,后天就去上班。”

  “啊,恭喜你,于强。”安祺真心为于强高兴。

  此时已到清风亭,清风亭中有几人在聊天,于强和安祺继续往前走,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,于强说起了部队中的见闻,只是隐去部队和飞鹰队的编号和名字,这关系到部队保密性问题,不能说。

  安祺说起了她研究的人类古诗词的事,“目前,众多专家都在研究人类工业革命之后的书籍,对之前古诗词及古文研究的少之又少,古文确实够复杂的,我只是稍微了解下,我现在主要精力用在古诗词上,特别是唐诗宋词。”

  安祺边说边向于强介绍了一些唐诗以及它的意思,时间过得很快,就到了晚上七点。

  “安祺,我们去学生街吧,走过去他们也差不多到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两人并肩往回走去,边走边聊。

  学生街西风餐厅牡丹亭包间,五人全部到齐,忽达尔、牛恩也都是小伙子了,忽达尔瘦些,长得比较斯文,他攻读天文学专业。牛恩身体健壮一些,目前攻读材料专业。

  文文长得文文静静,在他们面前还放得开,敢说敢闹,在外人面前,还是个内向羞涩的姑娘。自从长大后,每逢五人聚会,以及九仙山庄神童聚会,她妈妈林菁不再一直跟着她。

  文文是攻读化学专业,和牛恩同学校。近水楼台,牛恩成了文文的护花使者,每天从学校送她回家,深得林菁的信任。

  “于强,你一走就是两个月,害我们想你想得半死。”忽达尔夸张地说,其他三人也配合地点着头。

  “多谢各位的思念之情,于某在这里谢过了。”于强笑着双手拱起,颔首向四人打了个揖。

  牛恩看了一愣,“这是什么礼节,说话也怪怪的,什么于某。”

  于强马上醒悟过来,忙说:“不好意思,这是人类的礼节,于某就是我于强,是一种谦称。”

  “哈哈,我也来下,各位,安某有礼了。”安祺说着一边也学着于强的动作打了一揖。

  “牛某有礼了!”

  “忽某有礼了!”

  “文某有礼了!”

  大家学得有模有样,哈哈大笑。

  “最近《神农新报》连载人类的一本书籍,名叫《人类低谷沉思录》,每天一章,已引起了轰动。”忽达尔说道。

  “什么时候开始连载的?”于强连忙问道,《人类低谷沉思录》,正是他破解的第一本书,没想到也是神农公开连载的第一本书。

  “应该是上上周,你有空去看看,有个叫人类书籍的网站也跟着连载,不过经常打不开,访问的人太多了。”忽达尔对于强说,他以为于强对人类书籍感兴趣,却不知是于强破解。

  于强点点头,没再说。

  “我们现在终于知道,人类的母星叫天星,他们所在的星系叫天星系,只是不知道在哪里?”文文说。

  (天星是虚构出来的一颗星球,以地球为参考对象,是人类的母星,所在的星系是天星系,以太阳系为参考,书中一些地名和地球有所不同,历史年代也有所不同。)

  “天星系有八大行星,一颗太阳,我咨询过天文系的老师和同学,他们说,目前享哈兔技术落后,我们的天文望远镜观察附近的星系,往往只能看到恒星,行星几乎看不到。就比如说D7星系,离苍海星4光年多,前年观察到了一颗行星,此前一直看不到,实在太远了。”忽达尔说道。

  “那你说下十光年内星系有哪些?”安祺问道。

  忽达尔喝了一口汤,说道:“在苍海星十光年内,一共有七个行星系,总共有十颗恒星,一个三星系统,一个双星系统,其它五个星系都是一颗恒星。”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