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返回331部队

  不知不觉中,和刘恒的谈话已经一个钟头,于强不经意间看到刘静静,才意识到刘静静已经被晾在一旁一个钟头了。


  当下加了刘恒的手机号码,“刘恒,以后我们手机联系,回北洛时我会找你。”


  “好,以后多联系。”刘恒微笑着向于强点头。


  于强向刘静静告辞,走出川游粉丝馆。


  于强一边走一边打通了仓鼠的手机,“仓鼠,你们在哪里。”


  “我们在五大长老庙,你过来吧。”手机传来仓鼠的声音,周围有点吵。


  神农部落很多大点的地方都建有五大长老庙,五大长老是享哈兔的共同祖先。


  向着东面街道走了一公里,看到一个圆形墙体包围的地方,中间立着一个圆椎形的长老塔,那就是五大长老庙。


  庙门前游人进进出出,三米宽的大门口,门上一块陈旧的大木匾,题着“五大长老庙”五个大字。


  踏入庙中,一条宽大的长廊沿着内墙建成,墙上展示着众多名人墨宝,很多人驻足欣赏。


  最显眼的,就是中间的长老塔,五大片整齐的矮松分布在长老塔前,中间被汉白玉石块砌成的道路隔开,直通长老塔,塔前游人如织,都在等待上塔的机会。


  长老塔有七层,从第二层开始到第六层,每一层塔供奉着一个长老。二层清风长老,三层白云长老,四层水月长老,五层火阳长老,六层神龙长老,七层神像。


  人们已经不记得五大长老的真正名字了,很久很久前,民间开始流传五大长老的仙号,在民间传说中,六大长老已经是神仙,居住在大海尽头的天国中,那里是神的世界。


  长老塔为木石结构,塔身为大石块砌成,塔内全部是木质结构,木地板、木梯、木桌、木柱子、木窗。塔直径二十米,每层高二米多,从二层起塔上多有木窗,游人挤在窗前遥望。


  和其它地方一样,上长老塔必须穿专用鞋套,保证塔内的干净卫生,没有鞋套的人只能在塔外等待,等着下楼的游客脱下鞋套后,排在队伍前的人穿上鞋套,塔内的工作员才允许他们进去。


  上塔的人有的是虔诚跪拜五大长老和神,祈愿求平安、求富贵、求健康、求长寿等等,有的人是为了游玩,登上高塔,远眺南湾古镇,欣赏不一样的风光。


  人太多,于强没看到仓鼠和青雀,于是打了仓鼠的手机。


  “我在塔上七层,这里风光很好,挺挤的。你要上来吗?”仓鼠说道。


  “人太多了,我不上去了,我在下面等你们。”


  “哈哈,这么好风光,你不来太可惜了。那好,我们下来,等会儿。”仓鼠笑着说。


  五分钟后,仓鼠和青雀,还有土狼、黑蜘蛛从人群中走出。


  “你们都在啊。”于强笑着和他们打招呼。


  “从这长老塔顶层往下看,俯看这古镇的水乡面貌,真是风光无限,你不去要遗憾终生啊。”土狼拍拍于强的肩膀说道。


  “真有你们说的这么好?”于强话音刚落,众人点头说道:“真的好!”


  “没关系,以后再来。”于强笑着说。


  “于强,听说你还是个神童?”土狼问道,他刚才听到仓鼠说过,有点不敢相信。


  于强点点头,心想是在川游粉丝馆中刘恒向刘静静介绍自己时,被仓鼠他们听见了,然后仓鼠又宣传了出去。既然被知道了,就没必要遮遮掩掩。


  “真的!”土狼眼中一亮,“我没听过有人是武者,同时又是神童的。天呐!于强,你真像魏无羡说的,不是一般人才啊。”


  黑蜘蛛边走边看着于强,感叹着说道:“我也没有听过有这样的人,于强,你会不会是第一个。”


  于强摇摇头,“这我不知道。”


  ……


  大家边说边往南湾广场方向走,于强慢慢感觉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变化,多了一份尊敬。


  于强经过一个零食店时,走进店,买了些零食,分给同伴们吃,大家慢慢走回南湾广场宾馆。


  十一点四十分,三部武装直升机在广场停下,飞行员在直升机旁守护,黄羊出现了。


  今天一大早,黄羊在一处宽阔平地上放出了求救伞,等着经过的武装直升机飞行员看见,并放下绳索将他拉上直升机。


  于强和其他学员上前给黄羊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,他通不过考核,大家只能心中遗憾,无需多言。每一次不同的项目考核,都有人会被淘汰,最后留下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
  吃过午饭,所有学员都已经到齐,带上行李坐上直升机。


  蔚蓝天空中,三部直升机在广场上很多人的关注下,飞向北边。


  回到青草市旁的训练场后,飞鹰队队长高乾过来了,将学员们集中在一起,向考核通过的学员表示恭喜,同时表示,未来还有更多严格的考核在等待着他们。另外,向未通过考核的黄羊表示遗憾。


  黄羊是第二天早上走的,走时,所有学员前去送行,直送到兵营大门才返回。


  在茫茫人海中,或许,今生再也不见。


  于强也快要离开了,接下来几天时间里,于强在队长高乾的亲自指导下,学习了在各种环境下如何隐藏、保护自己,以及熟练使用手枪。


  高乾锻练于强,在敌人用刀、枪等不同工具,近距离、远距离攻击下,如何利用障碍物、视角、光线进行躲避,尽可能保命。


  之前于强练的是冲锋枪,几乎做到百发百中。高乾给了于强一支古朗枪,古朗枪是军队中常用的一款手枪。


  这支古朗枪乌黑发亮,硬朗的外形,于强很喜欢。卸下弹匣,看了看,装了十五发子弹。


  用惯了冲锋枪,手枪拿在手里轻飘飘的,于强双手举起手枪,瞄准二十米外的射击靶,按动扳机,子弹飞射出去,打在射击靶上。


  “八环”,检靶兵报出了八环的成绩。


  于强继续练习,随着手枪使用得越顺手,逐渐打出了九环、十环的成绩。


  “不错。”一旁的高乾满意地说。


  第二天,于强开始练单手射击,先右手,后左手,右手开枪射中靶心机率较高,但左手开枪不大习惯,开始时打出射击靶,几次后打中了,再经过两天的练习,左手也可以打到九环、十环。


  最后一天,于强向高乾再借一支手枪,双手各持一支,向射击靶轮流开枪,一分钟内各打出五发子弹,检靶兵报出98环的好成绩。


  “好厉害。”旁边的学员们叫起来,有的竖起大拇指。


  “你毕业了。”高乾认真地说,“这支古朗枪给你,这是枪支证明,以及持枪申请书,我已经盖章了,还有十发子弹。”


  高乾递给于强一个文件袋和十发子弹,于强点点头,接了过来。


  “尽快到市内警察总局枪支管理处办理持枪证。”说完这句话,高乾转身走人。


  “谢谢高队长。”于强在他身后恭敬地鞠躬行礼。


  第二天早上,于强离开兵营,十七个学员全部前来送行,兵营外,于强最后一次回过头来,向朝夕相处的学员们挥手告别。


  朝阳照在他们身上,好像涂着一层金色的光,他们的脸上,充满着最真诚的笑容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