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石屋

  前面的开路正在紧张推进中,帐篷外,众多专家坐在树桩或推在路边的树干上休息,一边聊着天。帐篷内,叶晓和李文博士在做材料的检测工作,小强和其他几个孩子站在边上看着他们操作。


  “这次大型仪器无法带来,我们只能做些稍微简单的检测,更精细的检查只能回科技院才能进。”叶晓博士对这几个孩子说。


  接下去,她一边操作一边介绍各种仪器和溶剂的名称及使用办法。


  孩子们认真地学习着。


  “丁老,听说你之前有考察过神文明的遗址,说给我们听听吧。”


  众多专家要求丁教授讲讲他的考察故事。


  对于这些经历,丁教授也乐意讲,毕竟能接触到遗址和文物的没几个人。


  “我15岁那年,我和我的恩师迪爱尔一起去考察一个遗址,那是一个偏避的山谷,我们找到了一个石制小屋,大概有30平方,屋顶盖着一块铁皮,小屋有扇门,不过已经腐烂,绝大部分已经分解了。屋里几乎所有东西都腐化,只有一个腐蚀的水壶,外表黑乎乎的。”


  “那是当地一个村民偶然发现的,如果不是他,我们也找不到那里。”


  “后来我们把屋顶的铁皮和水壶拿回去进行化验检测,特殊的金属成份说明并非我们享哈兔的工艺制造。”


  “可惜的是,先后几次的遗址和古物的考察中,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文字或特殊符号的出现。”


  “在古物的研究中,最多的是零散散落在各地的金属疙瘩,有的还连接着长长的版块,但腐蚀得很厉害。据我们推测,金属疙瘩可能是人工卫星,长长的版块可能是卫星稳定运行的装置,并用于吸收太阳能的太阳能帆板。”


  一名专家叫起来:“人工卫星,不是几百年前我们一直研究的东西吗?但最终没办法发射到太空中。”


  丁教授叹了一口气,“我们的火箭没办法发射到太空中,推动力不足,火箭发动机始终没办法突破。”


  “结果出来了。”叶晓博士兴奋地喊道,专家组立即围了过来。


  “根据墨氏年代测定法,我们初步推断这些物品的年代是五十万到七十万年前,而这根金属根含有铁和少量的碳,碳含量低于0.5%,而我们建筑用的铁碳含量1.5%到2%。肯定的说,这些不是享哈兔的东西。”


  专家组成员听完非常兴奋,激动地讨论起来。


  “五十万前到七十万前,远远早于享哈兔文明发展前,那时候估计只有神文明才能制造这些建筑。”植物学家司空艺博士高声说道。


  物理学院李明教授点头说道:“十有八九是神文明的遗址。”


  “各位,我们现在要寻找有研究价值的东西,毕竟过去了几十万年,很多东西都腐烂了。所以,找到一些完整的建筑相当重要,大家还有什么意见。”丁教授环顾人群。


  许博士说道:“这个遗址很大,我想肯定有很多我们研究的东西。这里草木丛生,需要开荒,我们人手不多,专业人士也少,我们应该向部落报告,申请更多人员和物质。”


  丁教授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更稳当一点,我们先到那边石屋看看,如果这附近确实有保存比较好的东西可供研究的,机器也好,生活用品也好,我们再测探下遗址的面积,相对完整建筑占比,推出需要多少人员,这样我们就可以上报,让领导定夺。”


  许博士点头:“毕竟过去了50万年,如果所有东西都腐烂分解了,那就没必要兴师动众。”


  丁教授说:“那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

  前头士兵正在开路铺路,离石屋群落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,丁教授找来高连长,要求提高进度,铺路可以简单一些操作后,开路进展的速度快了很多。


  二十分钟后,路已经开到了石屋群落。大路两侧左右各一片石屋群,这里的石屋是连体的,一排算起来有十几套,每套石屋高二层,外围的石屋已经倾倒,中间的相对完整。


  屋顶积累着一层厚厚的树叶,外墙经过长时间的风化已经是一片黑斑,大量剥离物粘在墙上,一些树木枝叶穿入石屋的窗户内,窗户边上织着一张张蜘蛛网,一只只乌黑的蜘蛛躺在网中央,等待食物的到来。


  靠着大路一面,众多石屋大门洞开,原先的金属门板经不住风吹雨打,倒在地上。门内堆积着大量的树枝、叶子,将门口档住了三分之二,而石屋内能看到也是树枝和树叶。


  士兵将一个石屋门口清理干净后,开始清理大门内的杂物,逐渐看到了一扇腐蚀得不成样的金属门,上面千疮百孔,很难看到原先的色泽和花纹。


  这个石屋是最完整的一个,所有专家站在石屋外面,等待士兵将垃圾清理干净,并进行加固。


  “许博士,这种石质应该是大理石吧,一块块很大啊,而且切割得整齐。”于心博士转头问许博士。


  “是的,你看这房子设计得如此巧妙,也比较美观,有各种装饰。如果由我们来设计,房子可以做得比较牢固,但做不到这样美观。”


  “也只有这种石房子,能保存这么长时间而不倒塌。”


  整个大厅清理中,士兵又开始加固,主要防止二楼坍塌,随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也开始加固。


  专家组在等待的过程中也迎来了好消息,发现了一个暗室,里面有些物品还比较完整。


  加固需要的时间很长,几个专家等得不耐烦了,商议着叫几个人先进去看看,看能不能搬一些出来。


  许博士和二个年轻考古专家一起,戴好安全帽,随士兵一起进去。


  石屋里比较阴暗,到处架着加固的木架、柱子,在士兵的带路下,转了几个弯,走到靠内墙的一间房间,只个房间除了一扇门,没有任何通风的窗户,黑乎乎的。


  士兵们打着手电,照亮了房间。由于这间房间比外面的走廊高了两个台阶,没有积水,只有一些潮湿。


  房间最里面摆放着一个铁架子,宽1米5,长2米,高40厘米,架子上摆放的东西已经腐烂。再环顾房间,除了几件木制物品腐烂分解了,其它几件金属物品、石制物品外形完整,最吸引人的,是左边角房有件金属物件吸引着大家的眼球,保险柜?


  自从工业革命以来,保险柜慢慢进入一些商业场所,特别是银行,用得最多。


  这个东西和保险柜太像了,虽然现在已经被腐蚀得只剩锈色。


  大家都知道这东西很宝贵。


  许博士上去抱了下,发现没有散架,很重,叫两个士兵慢慢抬出去。


  许博士他们也顺手带走几个小件物品,并让士兵把能带走的都带走。


  石屋门前,看着抬出来这么一个金属柜,所有人眼睛一亮,惊呼道:“保险柜!”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