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苍洱湖

  苍洱湖是苍洱公园中最重要的场景之一,也是不少游客特别是小孩子感兴趣的地方,苍洱湖极大,占了苍洱公园至少一半的面积。


  湖面宽广,湖水清澈,在上面划船是件很惬意的事,可以观赏湖底鱼儿游动、岸边柳树青青、古亭石道醉人,最主要的是情侣、家人、朋友一起脚踏船桨或手摇船桨,合力将船向前方划去,边说边笑,说说人生理想,谈谈古今内外,自由自在,实乃人生美事。


  文文妈妈租了艘五个人的脚踩船,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他们坐上了船只。


  文文妈妈坐在主控位置,控制着方向盘,每个人脚边都有个踏板,当脚踩着踏板,可以推动水下船桨向前移动。


  “把方向盘往左打死,脚要踩着踏板,对对对,继续。好,把方向盘转正,好了。”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,他们把船只转正,向着湖心进发。


  “你们知道吗?下周安祺要来华青大学念书了。”小强一边踩着踏板,一边和小伙伴们说。


  “真的吗?你们两个好厉害哦。”文文羡慕地说。


  “厉害,佩服。”忽达尔和牛恩也附和道。


  文文、忽达尔和牛恩在其它学校读书,对于能在华青大学读书的小强和安祺还是挺羡慕的。


  文文妈妈转头对小强他们说,“等安祺来了,我请你们一起吃饭。”


  “好啊,我们就不客气了。”牛恩立刻答应了。


  忽达尔拍拍牛恩:“牛恩,你还真的不客气。哈哈。”


  大家笑了起来。


  由于有文文妈妈在,小强不好提人类遗址的事,但说说天才班的事还是可以的。


  “你们有没有登录西峰天才BBS?”小强问。


  “有啊,注册了,我每天晚上都去看一遍,有些贴子很不错,学到不少东西。”牛恩回答。


  “我也有,经常去提问和回答问题,等级也提高了,现在是二级会员。”忽达尔说道。


  “就二级了,太厉害了。我只登录了三次,有两次还是在华青大学上机时登的。文文你呢?”


  文文偏着头想了想,“一共有五六次,看了些贴子,感觉有点难哦。”


  “文文,以后看不明白的来问我,我帮你。”牛恩冲着文文说。


  忽达尔说:“牛恩,你在吹牛吧,恐怕是文文教你。”


  文文抿着嘴笑着,没说话。


  牛恩无所谓的说:“彼此学习嘛。”


  “你们有没有关注神童之家版块,关于线下聚会的话动,我昨天看了下,下个月10号在青草市有聚会,你们要参加吗?可以认识很多人。”小强看着三个伙伴问道。


  牛恩看着同伴,“你们要去参加吗,有去的话我也去。”


  “我准备去。”小强说。


  “可以,我也去。”牛恩说。


  “算我一份。”忽达尔也说。


  文文看了看妈妈,问道:“妈妈,你说我要去吗?”


  妈妈看看几个孩子,“到时看看妈妈有没有空,有空妈妈陪你去,你说好不好?”


  文文点点头,轻声说:“好。”


  小船向北面划去,远远看去,一整片如遗址般建筑出现在湖泊北面,黑石林立。近处,一尊大雕像立在岸边。


  “于强,那边原是将军府房屋群,主要是木屋,后来几次失火,烧个干净,烧了又建,建后几十年一百年又烧了。最后一次重建是一千多年前,大概八百年前,一道闪电击中房屋,又着火了,把所有房屋烧个干干净净。从那以后,这房屋群只留下这些石质的地基和柱子。”


  船只离雕像越来越近,也看得越清楚。这是一个军官骑马飞驰的雕像,腰边挂着一把剑,面色威严,目光严峻,望着西方。


  “这是慕容苍洱大将军雕像,二十年前建立的,原先有个石雕像,不过历史太长,已经破裂,现在用铜铸造。”


  “慕容苍洱大将军晚年还心系西边的战局,那里进行着和绿叶部落的战争。他经常骑马西望,盼望彻底打垮绿叶部落。”


  “在他逝世一百二十年后,神农部落征服绿叶部落,统一北半球,完成了慕容苍洱大将军的遗愿。”


  文文妈妈用深沉的语气,述说着慕容苍洱铜像的故事。对于每一个神农部落的人来说,慕容苍洱几乎像神一样的存在。


  很多电影、电视剧都在演绎他的故事,如《少年苍洱》、《将军剑》、《将军西顾》、《慕容苍洱》、《将神》、《不败将军》等等。


  为了纪念这位将军,于慕容苍洱逝世这天也就是6月18日设立了英勇节。


  铜像旁,不少人在拍着照片,有几个人在铜像前深深鞠躬,表达对大将军的敬意。


  “我一直梦想着成为苍洱大将军这样的人,驰骋沙场,立万世功业,不过现在没仗打了。”牛恩看着铜像,轻轻地说。


  “其实男人都想,不想成为苍洱的男人不是好男人。”忽达尔看着铜像说。


  “是啊,苍洱大将军真的太完美了,几十万年历史,就他一个,既英勇又有智慧。如果以后有星际飞船,应该叫苍洱号。”小强说道。


  文文妈妈笑着说:“慕容苍洱是个英雄,哪个女子不想嫁英雄的,我年轻的时候也梦想着嫁一个像苍洱一样的人。”


  “换个地方看看吧。”文文妈妈转动方向盘,朝东面划去。


  “文文,你有什么理想?”忽达尔问文文。


  文文眨巴着眼睛,还没说话,牛恩抢着说:“文文的理想是嫁给慕容苍洱这样的英雄吧。”


  文文拍了牛恩一下,“才不是呢,我只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,吃好吃的,玩好玩的。”


  文文妈妈笑着摇摇头,“我的乖乖女,那不是你的理想。你以前不是说想成为天文学家吗,可以看见天上闪亮的星星、明亮的月亮,有一天你要坐在月亮上。”


  “噢,我差点忘了。”文文摸着脑袋,不好意思地笑着。


  “小强,你的理想是什么呢?”文文问小强。


  “我的理想是有一天可以驾驶着苍洱号星际飞船,在宇宙中遨游,成为太空中的英雄。”


  “那我也去啊,去月亮上!”文文赶紧说。


  “我也去。”


  “我也去。”


  忽达尔和牛恩争先恐后地说。


  “好,大家一起去。”小强开心地笑着说,“到时把安祺叫上。”小强想了想,补充道。


  小船在湖面上划着,大家说说笑笑。


  十二点钟,文文妈妈把船交还,五人走到仿古街一个小吃店吃了午饭。


  饭吃完后,休息了一会儿,五人又到大将军府走了一圈,文文妈妈边走边介绍。在经过铜像时,五人面对大将军铜像,深深鞠躬。


  大概下午三点,文文妈妈接到文文爸爸的电话,说车已经到苍洱公园门口,等他们出来。


  五人走出苍洱公园,文文和她妈妈坐上她爸爸的车走了,忽达尔和牛恩随后坐公交走了。


  小强等到了10路车,回华青大学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