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丁教授的晚宴

  将小强安顿好之后,班主任陆老师走了。一会儿,金明和李芝兰也走了,走之前告诉小强,丁教授晚上会请他吃饭,到时他们再来接他。


  小强铺好床,将生活用品放好,将行李箱放在储物间。整顿好后,锁好宿舍的门,到附近熟悉下环境。


  二十几栋宿舍楼林立,中间广植树木,宿舍楼的北面,有个巨大的食堂,现在紧闭着大门,右侧,有个偏门,专供食堂工作人员进出,偏门外有个水槽,十几人食堂工作人员在水槽边忙着洗菜。东面,就是长长的青龙山。


  青龙山不高,小强沿着一条石头铺成的路往上走去。


  石路两侧树木茂盛,但不高,最高的树木也就二米左右。


  走了一段路,前面就是这附近最高的山头了,建有一个亭子,是个圆亭,享给兔喜欢圆一点的东西。走近圆亭,看见亭内有一幅横匾,写着“清风亭”三字。


  清风亭主体是用木头建成,顶部用一种特殊的涂料涂得乌黑,能防水防晒。清风亭由四个柱子支撑着,每个柱子都有一排字,小强从东边第一根柱子开始,一一看了过来,连起来便是:


  清清凉凉风吹亭,


  淅淅沥沥雨打叶,


  悠悠扬扬手弹琴,


  轻轻巧巧身起舞。


  享哈兔的题词喜欢头两字重叠,后面可自由搭配。从字面上看,这作者在一个轻风吹拂、下着小雨的天气,来到清风亭中弹琴和舞蹈,悠闲自在。可能有两个人,或许是一对伴侣,一个弹琴,一个跳舞。


  站在清风亭,确实感受四面来风,凉快得很。极目四望,不远处宿舍楼和食堂历历在目。东面,教学楼在树林中矗立,细细一数,有二十多个,中间有几片草地,估计是体育场。


  亭子中间,有一个圆形小石桌,摆着四个小石墩。


  坐在石墩上休息一会,看太阳往西移去,想起金明的话,晚上会接他吃饭,于是便向宿舍楼走去。


  一公里多的距离,不久便到了。


  到了宿舍里,躺在床上休息一会。正有点迷糊,宿舍外面走廊响起脚步声,门被推开了,小强坐了起来。


  “于强,你好。”一个高个子男生走了进来,小强一眼就认出来了,在班上见过。


  “我叫李悦,东山人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李悦说完,和小强握握手。


  这时,后面四个同学先后走了进来,和小强认识下,一个较胖的家伙,北洛人,名叫夏婴侯。一个较矮,西峰市人,名叫柯达。一个是他哥哥,名叫柯旺,长得和柯达比较像,但要高一些,结实一些。还有一个叫季子夫,南岩市人,戴一副眼镜,长得斯斯文文。


  夏婴侯将书包放在桌上,喊了一声“肚子饿扁了,走,吃饭去。”


  季子夫问小强:“于强同学,一起吃饭去吧。”


  小强笑着说:“你们去吧,晚上有人请我吃饭。”


  “那好,我们走了。”季子夫说完,和其他人一起走出宿舍。


  五分钟后,金明走进宿舍,“小强,走吧,丁教授在楼下。”


  “好。”小强站起来和金明走出宿舍,锁上门后下楼去了。


  到了宿舍楼下,一眼看到了汽车后座坐着的丁教授,副驾驶座坐着李芝兰。


  “丁教授爷爷,您好!”小强走到车边,拉开后座车门,边说边向丁教授鞠躬。


  “于强,快上车。”丁教授微笑着点点头,拍了拍右边的空座位。


  小强坐在车上,一会儿金明启动汽车,在树木环绕的校园内行驶。


  “金明,到华青街北风餐厅。”丁教授对金明吩咐了一声。


  “好的,丁教授。”金明说着,避让着路上的汽车。


  这时,丁教授拿出手机,看了看来电显示,接通了电话,“陈教授,对,对,在北风餐厅,好,好,等会见。”


  放下手机,丁教授对小强说:“还有一个朋友你认识,陈书辉教授。”


  小强高兴地说:“又可以看到陈教授,真好。他好厉害啊,'人类'这个词语就是他破解的。”


  丁教授点点头,“是啊,他现在可是大忙人啊,我下午就开始约他了,总算约成了。”


  小强有点过意不去,说道:“丁教授爷爷,我不过是个学生,怎么好占用陈教授宝贵的时间呢。”


  丁教授摆摆手,意味深长地看着小强,“我把你调到华青大学,可不是单单叫你来读书啊。”看着小强不解的表情,丁教授轻轻拍一下小强的手,“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


  汽车驶出学校,进入华青街,沿着两旁石制建筑前进,在一个餐厅外停下,店铺牌匾上写着“西风餐厅”。


  “到了,你们先下车,我到前面停车场停车。”


  丁教授、李芝兰和小强下车,金明到停车场停车去了。


  步入餐厅,丁教授朝二楼走去,进了一个包间。


  包间内宽敞明亮,临街的小窗开着,对面街上人来人往,店铺的灯光也先后亮起。


  服务员拿来一本菜单,让客户点菜,丁教授翻看下,先点了几样,告诉服务员,让他们先准备好。


  几分钟后,陈书辉走进包间。


  “陈教授,坐,坐。”丁教授笑着招呼。


  陈书辉坐在丁教授旁边一个空座位上,看着小强,微笑着说:“于强,你好,又见面了。”


  “陈教授好。”小强恭地说。


  “来,点几个菜。”丁教授将菜单推给陈书辉。


  金明走进包间,在旁边坐下。


  陈书辉点了一个菜,“好了。”


  丁教授看了看,又加了二个菜。


  “陈教授,最近忙坏了吧?”


  “忙是忙了一点,主要是找人,现在缺的是破解文字的人,需要很多人啊。”陈书辉看了看门下,放低了声音。


  丁教授也警觉地看了下周围,“听情报司人员说,澳大部落最近在大量收集情报。”


  “可不是,最近神农对参与破解文字的人员进行身份调查,并派人加以保护。”


  一个服务员将菜送进来。


  “来,大家吃。”丁教授说着,戴上了一次性手套。


  其他人也戴着手套,抓着盘里的菜吃着。


  “陈教授,我给你推荐一名人员,身份绝对清白,可以让他试试。”丁教授说着,指了指小强。


  陈书辉有点诧异地看着小强,说道:“我知道,于强是个天才,但破解文字,可能需要锻炼。”


  丁教授微笑着说:“你可不知道,于强是过目不忘的天才,对于破解文字,他可能会有收获。”


  陈书辉吃惊地看小强:“过目不忘,那不是传说中才有的吗,还真有这样人吗?”


  “确实有,眼前就是一个。”


  “那行,可以让他试试,我会为他办理申请相关手续。”陈书辉点头说道。


  陈书辉对小强说:“于强,吃菜。周末好好去玩下,办理手续需要几天时间。”


  “好的,谢谢。”小强说着,抓了南瓜饼往嘴里送,这南瓜饼酥酥的,甜甜的,挺好吃。


  “小强,这几天好好上课,周末叫金明带你去逛逛。”丁教授看了看金明,“对了,安祺也会来青华大学读书,过几天会来。有空你也可以找文文、忽达尔、牛恩玩,你们都是神童,多多亲近。”


  小强听着安祺会来,挺开心地说:“好的,我曾经和他们说过一起玩,现在终于有机会了。”


  “嗯,来,大家吃东西。”丁教授招呼着。


  陈书辉说道:“自上次回来后,我们破译了近百个文字,但各种书籍太多,需要很多人参与进来,才能提高进度。”


  “目前我们已将所有书籍扫描进了电脑里,按照不同的类型交给不同研究组的人进行破译,这样速度快了很多。”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