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百孝节

  百孝节是神农部落最重要的节日之一,每年这个时候,部落首领会为自己先祖扫墓,进行跪拜和静思,一些台视台会进行现场录制,在几十个电视台同步播放。部落首领的亲自参与直接带动了百姓扫墓的热情。


  神农部落规定百孝节放假三天,高速公路免收过路费,而这三天里,高速公路车流量猛增,高峰时间往往会堵车,有时堵个一二个小时是正常的事。


  洛川市府在百孝节这几天安排了上百部公交车前往附近的坟场,方便市民扫墓。


  每到凌晨二点之后,大量公交车就开始穿梭在大街小巷、环线站台,载满乘客奔向城市四周的几十个坟场。


  昨天小强族人已将采购的物资运到墓地,十几个人在墓地上搭帐篷过夜。


  凌晨二点之后,天黑不见五指,小强被大伯叫醒,共十五个族人开始出发,骑着自行车前往十环南段公交车站,此时在站台等车的人已经有三四十个。


  黑暗的公交车站前,一辆辆私家车飞驰而过,闪动着信号灯。小强这时挺渴望拥有一部轿车,开着车直接前往北齐坟场,不需要挤公交,方便多了。


  他暗下决心,以后工作后,有钱了先买一辆车。


  等了半个小时,一辆前往北齐坟场的公交车终于到来,族人挤了上去。


  司机高喊着“往后面挤一挤。”


  车上人很多,小强被挤得动不了,好不容易呆了一个小时多,终于到达北齐坟场。


  下了公交车,大家深呼了一口气。


  “太挤了,我脚都麻了。”大伯一瘸一拐地走着。


  “大伯,我来扶你吧。”小强说着想扶下大伯。


  大伯摆摆手,说道:“不用,过会儿就好了。”


  小强一边慢慢地走着,一边打量着四周。


  四周黑暗一片,只有北齐坟场出入口几盏白炽灯雪白地亮着,特别耀眼,再往旁边看,隐约闪动着一些光亮。


  走了一会儿,大伯脚不麻了,族人加快脚步,往坟场出入口走去。


  坟场出入口很大,一扇巨大的电动推拉门打开着,门口站着十几个执勤的保安人员,维护着秩序。离他们几米处,站着几排队伍,等着族人办好手续,再进去。


  “大家排好队,每个家族的成员站在一起,和其他家族隔开距离,族里负责人到旁边门岗办理手续,手续办好才能进去。”一个保安人员对刚来的人群喊着。


  大伯安排族人排好队伍,自己到门岗办手续。


  坟场左侧有个门岗,里面坐着几个人,在记录着资料,问着站在门岗外的人,“你们家族带来多少人?往哪个方向的门?负责人名字,手机号。”


  “一共十五个,往西雀。我的名字是于亭,手机号是……”大伯于亭回答说。


  一个工作人员在本子上记录着,递给大伯一个金属牌子,上面刻着“西雀”二字,“收一百元押金,扫墓结束后把牌子交还,可以退回八十元,二十元是管理费用。”


  大伯接了金属牌子,交给工作人员一百元神农币,拿着牌子走到族人队伍前。


  “走,我们进去。”说完领着族人往前走,向执勤的保安人员晃了晃牌子,走进大门。


  大门之后是个巨大的中央广场,四周是高高的围墙,遮住了视线。


  北齐坟场分为东鹤、西雀、北虎、南狮四个独立坟场,在进入中央广场后由四个不同方向大门进入。每个大门上方有两个大字,分别是“东鹤”、“南狮”、“西雀”、“北虎”。


  走进西雀大门,是一条宽广幽长的隧道,族人走了几分钟,终于走出隧道。


 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,眼前出现了巨大的坟场,一座座宽广的坟墓矗立在坟场上,望不到边。


  享哈兔的坟墓,都是家族型的,墓做得很深,有一扇墓门开启。族人死后,火化后的骨灰装进骨灰盒,骨灰盒由族人放置在墓内。


  一些旧的坟墓已经荒废,里面已经有上千个骨灰盒,而这些亡者的后代,有的分家后在另建墓地,有的是迁到其它城市后在周边新建墓地,有的是家族没落后没人再来打理。


  整个坟场道路纵横,大理石铺路,在手电光的照射下,光滑泛光的石面闪着反光,边上一条水渠伴着石路向前延伸。


  沿着这古老的大理石路,小强随族人曲折前进,走了近二十分钟,终于抵达自家坟墓。


  坟墓近千平方,上面是防水的粘土层,能防止雨水渗透。


  坟墓中间有座由大理石砌起的坟筑,像个小点的石屋,精雕细琢,坟筑上有扇墓门,打开可以沿着向下石阶走到墓内。


  坟筑正面几块花岗岩石碑上刻着死者的名字,密密麻麻的,每死去一名族人,会在石碑上刻上他的名字。


  坟地上已经搭起了帐篷,小强父亲于青海他们昨天先来,正在睡垫上睡觉。


  现在时间比较早,大伯叫大伙安静点,坐在空的睡垫上休息。


  小强看着四周,黑暗中一些地方闪动着灯光,有时耳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。


  小强闭眼休息,一个小时后,天渐渐亮了。


  根据昨天的今天预报,知道今天会下雨。人们提前搭建好帐篷,远远看去,五颜六色的帐篷到处都是。


  “大家起来了,开始做事了。”大伯喊了起来。


  被吵醒的人用手擦着惺忪的睡眼,看着四周。


  十分钟后,族人收拾好睡垫。


  在于青海的主持下,开始清扫墓地,拭擦坟筑。半个小时后,一切杂物扫除干净。


  众人从墓边堆积的一袋袋物品中挑出纸幡,将它们直立在坟墓两侧,将纸兔直立在墓前。


  小强走到坟墓外,往里一看,经过这么一摆,感觉气氛就不一样了,更像个样,给人一种庄重感。


  于青海组织大家排好队,辈份越高,站在越前面,小强站在最后面。


  于青海给每人分发了纸帽,这种纸帽,很简单,白色的帽子,很长,中间是空的,上沿剪着特殊的花纹,往头上一套,就可以了。


  地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三列共三十个跪垫,跪垫前面,一个石制香炉端端正正地摆放着。


  “拜礼开始!”于青海庄严而缓缓地说,左手拿着一个烛台,烛台上已经插了一支燃着的白蜡烛,右手拿着一捆香。


  大伯率先走上前,拿了支香,在蜡烛上点燃,然后走到香炉前,甩甩香,将火扇灭了。双手持香,恭恭敬敬朝着坟筑深鞠三躬,将香插入香炉内的沙中。然后后退三步,转身走到左列第一个跪垫上,双膝跪下。


  后面的族人一一烧香,按顺序跪在相应跪垫上。


  于青海已将烛台放下,自己手持一支燃着的香,扇灭火,三鞠躬后,插在香炉上。


  “九拜开始!一拜!”于青海跪在最后面一个跪垫上,双手压在跪垫前端,弯下腰,拜了下去,脸贴在跪垫上。


  几秒钟后,众人直起上半身。


  “二拜!”于青海喊着缓缓拜了下去。


  ……


  “九拜!”众人再跪拜。


  “跪听。”于青海喊完,众人跪直身子,静听于青海说辞。


  “列祖列宗在上,于家后代于青海今日主持百孝节,铭记祖先教诲,对内,父慈子孝,兄弟姐妹和睦相处,夫妻相亲相爱。对外,誓将于家发扬光大,光宗耀祖。于家后代敬上。”


  “拜礼完毕!”于青海喊完起身,示意族人也起身。


  此时天已大亮,下点小雨,落在帐篷上,滴滴答答地响着。放眼四周,众多墓地上纸幡林立,人或坐或立,人数众多。


  于青海拿出食物,叫大家吃早餐。


  吃过早饭,又消息了半个小时,众人开始一天的静坐静思。


  百孝节静思的目的是让后人忆起祖先的艰辛,反思自己,勉励自己积极向上,有错误的改过自新,有进步的再接再励。


  一天的时间在静思中度过,天黑时小强随十几个族人回家,明天还会有其他族人前来跪拜,节假还有二天呢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