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找到服务器

   围墙建好后,周边50米内树木砍光,视野也清楚很多,不需要那么多士兵守在外头。


  卓一平命令一万名士兵,将遗址到水库营地的路拓宽下,就是把路边的树木砍一些,草拔一拔,让路宽广一些,好走些。


  “报告,请问南面圆柱体建筑是否要打开?”卓一平向一个上校交待完任务,转身问高景升。


  “还是打开看看,北面这个建筑保存得很好,内部也完好。南面的外墙没问题,不知道内部怎么样。如果地面有裂缝,可能建筑中已经进水、受潮,现在进去能抢救的就抢救一点。”


  “不过这次不能用炸药炸了,要用工具打开。”


  “我们没有大型工具,切割机之类的没带来。我想想,嗯,有个办法可以试试。”


  随即用对讲机呼叫龚经,叫他过来下。


  一会儿,龚经跑到卓一平身边。


  “等会你找一百名士兵,用树干把南楼那个建筑的门给撞开,现在你负责砍棵稍微大一点长一点的树,木质尽量硬一点的。”


  “遵命!”龚经行了军礼,执行任务去了。


  这山上树很多,高大的也比较多,砍棵树不是难事。一个小时后,四十个人抬着棵树回来了,树干直径60厘米,高20米。


  龚经叫来一百士兵,左右各站一列,抱着树干,准备推着树干撞门。


  “大家准备好,我数一二三,三的时候大家一起用力向前冲,撞向大门。”龚经向队伍喊话。


  看着眼前的场景,中将高景升想起历史上上演无数次的攻城战,其中就有众多士兵抱着撞木,撞向敌方的城门,硬生生将城门撞开。


  这种战争不断地出现,直到五万年前,神农部落打败绿叶部落,统一了北半球大陆,至此,攻城战基本消失。


  树干离门十米,对准直径二米的闸门。


  “一”,龚经喊着数字。士兵们抱紧树干,做好冲刺准备。


  “二……”


  “三,撞!”龚经高喊起来。


  瞬间,士兵抱着树干向前冲,“呯”一声巨响,门被撞开二厘米。


  “退!准备继续。”龚经上前看了看闸门,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。


  “一……二……三,撞!”


  树干再一次重重地撞向闸门,将闸门撞开三十厘米。


  第三次撞之后,产生有近二米的空隙,金属盖外层被得支离破碎,而树干头部也出现了裂纹。


  “成功了。”大家欢呼起来。


  高连长和黄磊遵照卓一平的指令,对这个建筑进行安全检查。


  还是同样的12人队伍,这一次大家感觉很轻松,没有当初忐忑不安的情绪。


  背上氧气罐,戴上氧气面罩,拧开氧气阀门,戴上头灯,准备妥当,端起枪,迈入建筑中。


  和北面圆柱体建筑一样,前面左侧有个二米直径的圆形金属门,门上右侧有一个很大的金属把手,在灯光下闪着金属的光芒。


  高连长转动把手,随着“啪哒”一声响,金属门松开了,右侧露出了一条缝。


  高连长用力推开金属门,灯光照射下,预想中的巨大钢铁罐不见踪影,那个地方只有几排整齐的桌椅,桌子上摆放着显示屏。


  高连长他们愣了一下,迈入大厅内,仔细观察,左侧众多机器都有,唯独不见了钢铁罐,以及那些和钢铁罐连接的管道。


  那几排桌子上,摆放的显示屏很薄,只有一厘米厚。桌上还有键盘和鼠标。


  “黄连长,这边也变了。”一个士兵打开右侧的房间喊道。


  大家走过去,看见里面装着一个玻璃罩,里面排列着十几个机柜,机柜每层都摆放着长长扁扁的机器,后面拉着两根线缆。


  每个机柜前面,摆放着一个一米高铁架子,架子上摆放着显示屏、键盘、鼠标,它们和机柜内的一台机器相连。


  高连长和黄连长看了一会儿,这不是他们能研究的,转身叫士兵们继续进行安全检查。


  三个生化部队士兵拿着一些仪器在大厅中检测着,不时看着仪表上的数字。


  其他士兵将大厅每个角落仔细检查一遍,确认没有危险,向黄连长做了汇报。


  等生化部队检查好,黄连长带大家退出去。


  很多专家已经围在门外,门外有士兵拦着,不让他们进去。


  十二个人挤开一条路,走出圆柱体建筑,脱下氧气面罩。


  “各位专家,现在里面的空气很差,至少要等半个钟头才能进去。”一个生化部队士兵说。


  顿牛拉着黄连长的手,一脸期待地问道:“里面也有反应堆吗?”


  “反应堆,什么是反应堆?”黄连长一脸懵逼地问。


  “就是直径50米的钢铁罐,有没有看见?”顿牛两只手撑得大大的比划着,一边说。


  “哦,这个建筑没有,那个位置摆放着几排桌椅。”黄连长说完,脱开顿牛的手,和高连长一起,向少将卓一平汇报工作。


  卓一平听完点点头,说道:“等半个钟头让专家进去研究下。”


  高景升将高连长拉到一边,说道:“明天下午运输机来,你把这里的一些容易带走的文物打包下,并做好记录,到时让运输机带走。另外,部落通知,准备让大部分文字、信息、考古方面的专家提前回去,进行文字破解工作。”


  高景升认真地看着高连长,“我决定让你负责保护他们,将他们送回首府。”


  “是!”高连长敬了个军礼,“没问题,这事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
  “好!”高景升拍了拍高连长的肩膀,微笑地说。


  半个小时后,专家进入圆柱体建筑内。


  众人观察着桌子上的显示屏、鼠标、键盘,房间内的机柜和机器。


  “这是电脑吗?主机在哪里?”


  “这是显示屏吗?怎么这么薄。”


  “这屏幕是软的,不是玻璃做的。”一个专家用手按了下屏幕说。


  计算机信息专家虞古风小心地打开玻璃罩上的玻璃门,走入玻璃罩内,在头灯照射下,仔细地查看机柜上的机器,透过机器前板密密麻麻的小孔,看着机器内部,然后用手捏着后面插着的两条线缆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
  “有什么发现吗?”顿牛看着虞古风问道。


  虞古风转过头,笑着说:“依我看,这是电脑主机。”


  “你看,这是电脑的指示灯。”虞古风指着机器前面板的水晶凸起,接着指着一个圆形按键,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这个是电源开关。后面这条蓝色的线是网线,这粗一点黑色的线是电源线。”


  虞古风走向最右边一个机柜,柜子上下有十几层,每层放着一台扁形机器,机器上插着十几条网线。


  “这是交换器,虽然和我们的交换器外观不同,但还是很容易分辨出来。”虞古风用手按住网线水晶头上的按卡,拔出一根网线出来仔细瞧着。


  这时,众多专家围在玻璃罩外,看着这里的电脑和交换器,议论纷纷。


  “这主机好小啊,我们单位的电脑可大了,占地一平方米,风扇声音很大,耗电也很厉害。”


  “这一个机柜怎么只有一台显示屏呢?”


  “这总共有一百多台电脑主机了吧。”


  “各位,确切地说,这是服务器主机。”虞古风提高音量说道。


  “哦,服务器主机,部落信息中心机房有,我参观过,不过一台台比这大多了,至少有十几倍高。”一个信息方面的专家说。


  “太好了,服务器里有很多数据,我们可以读取它。”一个物理专家兴奋地说。


  “不对,服务器包含硬件和软件,要想启动它,就需要适合它的电源电压。软件方面有操作系统,还有读取数据的软件,最主要的是,即使读出来,我们也看不懂它,因为文字和字符还没破解。”刚才那名信息方面的专家反驳道。


  那个物理学家瞬间蔫了下去。


  虞古风笑着说:“虽然破解数据有些困难,但我们已经有了这些服务器,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技术财富。总有一天可以破解,所以我们应该高兴。”


  “是啊,一步一步来,别想一步登天。”


  “对,大家好好努力,早日把更多技术学到手,造福世人。”


  对于现场每个专家来说,这是多么难得一遇的机会,将另一个文明的科技,吸收成为自己的技术,让无数后人享受其中。可能自己的研究,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贡献,但是这是一份荣耀,无可代替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