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石林

  浅蓝色的天空下,矗上着一座巨大的石林山峰。整座山峰高二百多米,绵延数里,与远处的青山相连,占尽了视野。


  浅黑色的石林层层叠叠,千姿百态,有的如仙猴抱月,憨态可掬,有的如雨后春笋,下圆上尖,有的如恋人相拥,密不可分。


  众人被这美景所吸引,快步走上前去,站在山脚下,近距离感受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
  “哇,好漂亮哦。”


  “好壮观啊!”


  专家们看着,纷纷表达着自己的感受。


  地质学家吴霖观察着这里的地貌,仔细研究石头及石质,用工具敲了些碎片,用放大镜进行观察。


  “吴霖,有什么发现吗?”许博士问道。


  吴霖说道:“这里的石林山峰属于岩溶地貌,是地表可溶性岩石,这里主要是石灰岩,长时间受水的溶解,发生溶蚀、沉淀、崩塌、陷落、堆积现象,形成今天形状各异的石林。”


  “在南部一些地方也存在石林,不过没有这里壮观。岩溶地貌,不仅有石林,有些地方会形成溶洞,我们部落南林溶洞就是这种溶洞类型。”


  “南林溶洞我去过,结婚后和爱人一起去玩过,好几年了,确实很好看,各种石笋、地下河,很有特色。”


  “那边好像有条路。”一个士兵喊道。


  大家往士兵指的方向看去,确实有条弯弯曲曲的阶梯向峰顶延伸。路有1米宽,落着一层沙石。


  “有路?难道是人类开发的?”专家们有些迷惑。


  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


  众人走到阶梯旁,扫去几层阶梯上的沙石,但见每层阶梯上都有琢磨过的痕迹。


  “真的是人类,享哈兔从未到过这里。走,我们从这条路走上去看看。”吴霖兴奋地说。


  众人重新焕发了生机,沿着这条阶梯往上爬。


  路上,欣赏着旁边的石林景观,百看不厌。


  “这里是天然的地质公园,到时开发好,来玩的人肯定很多。”一名专家说道。


  “到山顶看看,看上边风光怎么样。”


  “这走上去也挺累的,往下走就很轻松啊。”


  “好了,大家休息下,坐下来休息,喝点水。”许博士人有点胖,走了一段脚都软了。


  众人气喘吁吁,休息了好一会儿。休息了一会,许博士催促着大家继续前进,他自己都想休息,不想走了,不过没办法,谁让他是队长呢。


  “大家加把劲,一鼓作气到山顶再休息。”许博士鼓励大家。


  等众人上气不接下气到达山顶的时候,发现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平台,但到处还是林立着石林。


  “大家看那边,瀑布!”一个士兵喊道。


  绕过中间一些石林,面前豁然开朗,一副绝美风景画映在眼前。


  郁郁葱葱的山峰连接不断,右侧一条巨大的瀑布向两座山之间奔流而下,一泄千里,瀑布落差极大,看上去有几百米高,水冲流而下,碰到下面的大石堆溅起无数水滴,蒸腾出大量水汽,在阳光下,映射出七彩彩虹,美丽极了。水继续沿着山下大河奔流南去,无休无止。


  “真美啊。风光无限!”


  山的对面,在树林中,裸露着一片石质建筑,像个围墙,可惜只看见一小部分。


  “那上面应该是飞行员说的B遗址了,这里到山下大河还有好长一段路啊。”


  “没发现有下山的路。阶梯只到这里为止。”


  大家这才注意到,阶梯到这里就结束了。上山时两侧都是石林,而这临河这面山只有上面一点是石林,下面则是青山,长着茂密的树木,没有发现什么路可往下走。


  “大家先好好休息一下,再下山。”高连长说道。


  “给我拍张照,不能辜负这美丽的风光。”一个专家摆好造型,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

  “咔”一声响,”好了。还有谁要拍。”拍照的专家问道。


  “我来。”


  “我来。”


  “一个个来。”拍照的人喊道。


  不少人在石林中走着,欣赏着石块的造型。


  “大家快过来,这里有文字。”一个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,盖过所有的声音。


  “有文字?快走。”众人跑着围过来。


  这是一个看上去比较普通的石头,在较平的一面,上面刻着一些字符,字只有一列,字很大,由于年代久远,刻在上面的字痕淡了许多。按着上面的笔划,一个年轻的文字研究专家在本子上画起来。


  一会儿,本子上那一竖字全部出来了,内容是“遥看瀑布挂前川。”


  目前对享哈兔来说,很多字是不认识的。


  “这块石头也有字。”一个专家在观察那一排石头时看到了。


  “这边也有。”


  “这边也有。”


  几个人都喊起来。


  没过多久,一共六块石头上发现了字。更多人在寻找其它石块,希望找到更多文字。


  一个石头上的字写一页,一共写了六页。专家又开了一页,用较小的字体将六页字重新写上一遍,内容是这样的:


  望庐山瀑布


  李白


  日照香炉生紫烟,


  遥看瀑布挂前川。


  飞流直下三千尺,


  疑是银河落九天。


  


  文字学专家陈书辉看着这些字,都是竖排的,说道:“小黄,再写一页,把文字横排一下,看看。”


  被陈书辉称为小黄的年轻专家点点头,“好的,陈老师。”原来陈书辉是小黄的老师,小黄是后面随大部队来的。


  陈书辉原本还在驻地研究着游戏资料,听说还有一个遗址,决定过去看看,说不定还有更多的文字资料。先前在苍海图书馆发现的十几箱书籍,把他高兴坏了,可惜不能打开看看,第二天就被转移到部落首府去了。


  小黄将字横着写好,大家看着就顺眼了许多。


  专家和士兵轮流看了一遍这些字,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因为,很多字根本就不认识。


  “后面这四排很有规律啊,字数一样,最后还有一个符号。这是篇文章吗?”文字研究专家说道。


  陈书辉说道:“现在还不知道,只能等以后破译出来了。”


  高连长和一些士兵刚才在这山顶找了好一会儿,寻找容易下山的路线,一边用手往山下划了几下。


  “这些地方用工具挖出阶梯,那一块太陡,用绳子结个梯子,上头绑到那棵大树上。”


  士兵们按着高连长指示开始挖起路来。


  休息了半个小时,考察队开始下山。这时,山下干活的士兵已经下去了三分之一的路了。


  “大家小心点,慢慢走。”曲曲折折间,队伍走得极慢。


  “这里很陡,一个个来,踩着绳梯,手要抓紧。”黄磊连长在旁边监督着。


  前头士兵的动作挺快,不知不觉间,离山下只有五十米,再往前,一个士兵喊道:“没路了。”


  刚才被树木遮盖,看不见前方,现在往向看,那真是悬崖峭壁啊,几乎竖立的石壁,底下是滔滔的河水流着。


  高连长四处看了一圈,没有更好走的路,几乎都是这样。


  “看来只能用绳子把人吊下去了。”高连长说着,叫士兵拿来绳子,一边系在旁边的大树上,一边绑在一个士兵的身上。


  “小何,你下去看看情况,枪和对讲机带着,小心点,有什么情况用对讲机联系。”高连长拍了拍小何的肩膀。


  “好的。”士兵小何说着,一边抓着绳子走到悬崖边。


  高连长和几个士兵一边慢慢的放绳,将小何往下放。


  几分钟后,拉得很紧的绳子松了,看来已经到底。


  高连长的对讲机响起,“高连长,我已经到达底部了,下面一堆乱石,前面二十多米有个凹进去的石洞,洞口很宽,看上去很宽大,我去看看。”


  “好的,你小心点。”高连长回复。


  一会儿,对讲机又响起来,“高连长,这边很大,晚上可以在这里休息。你往左走二十米,在那边拉绳子下来方便一些。”


  此时,专家都已经到了,高连长打了一声招呼 ,领着众人往左走二十米,在几棵大树上绑下绳子,叫二百名士兵下去,把下面整理好。


  一小时后,所有人都被安全地送到底下。


  此时,天色近黄昏,晚霞映在天边,红艳艳的。看着河水的波光,闪耀着温馨的色彩。


  悬崖底下,一个别有洞天的凹洞在里面,极为宽阔,好像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一般。洞内比较干燥,也比较平坦。


  洞里搭好了二十几个大帐篷,一个帐篷可以睡三十人。等整顿好,天色已黑,走了一天的路,大伙也有些累了,大家吃了一些干粮,早早休息了。


  只有三十几个士兵守护在帐篷外,十几个手电放在一些石块上,灯光射向洞外。


  洞外,河水哗哗地奔流着,一如从前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