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前头部队

  “年轻的生命,迸发出钢铁的意志,匆匆的行程,丈量着每一寸部落的疆土。同朝阳奔跑,和余晖共舞,天涯海角,哪里都有我们的身影,保卫着,保卫着,我们亲爱的每一个同胞……”


  驻地里,军歌嘹亮,响彻天幕。


  5000名士兵的到来,给遗址带来新的活力。他们刚刚来到这里,排着整齐的队伍。队伍后面,大批军马驮着货物。


  一名士兵将高连长他们领到一名中将面前。


  一个身穿军装,肩上二颗星,面色威严,两只眼睛深邃,虎背熊腰,一股无形气势让人仰慕。


  “啪”一声响,高连长同手下士兵整齐地敬了个军礼,“敬礼,见过中将。”


  中将回了个军礼,说道:“高连长,士兵们,你们辛苦了。”


  “不辛苦。”高连长和手下士兵高声喊道。


  中将转向专家组,向专家们走去。


  “这位是丁齐博士。”


  “这位是高景升中将。”


  “这位是于心博士。”


  “这位是刘涛院长。”


  高景升中将一一握手认识,高连长在旁边介绍着,待看到几个小孩子,中将有点意外。


  “这几位是天才神童,部落安排他们跟随考察组,进行学习历练。”高连长介绍说。


  “哦。”中将微笑着,也和各位小朋友拉拉手。


  中将接着对高连长说道:“军队刚刚到达,劳烦高连长给个建议,选择个地方安营扎寨。”


  高连长从一个士兵手里拿过一张手绘地图,放到一张桌子上。


  “中将,您看,这是遗址的地图,我们现在在这个地方,离这里三公里处有一条溪,我们暂时把它命名为文明溪,对岸有片空地,很大,可以在那里安营扎寨。”


  中将仔细看了一会,点头说道:“可以,我们现在就出发。”


  高连长带路,部队浩浩荡荡地向文明溪进发。


  小强看着这支队伍,感觉好长。他真想成为其中一个士兵,手里提着枪,感觉特别威风。成为一个冲锋陷阵的士兵,应该是每个男孩儿童时的梦想。


  到达文明溪时,木桥已经架好,许博士和十几个士兵正在将桥面刨平。


  桥四米宽,由三个大树干加工拼成,每面都被锯平。


  中将看了点点头,“挺好。”


  中将拿起望远镜,站在溪边一个小山坡上观察了好一会儿。转头对身边的高连长说:“我们把这一带树木全砍光,这片空地很大,右边可以扎营,左边开发到那片山脚下,收拾一大块空地用于明天接收空投的物资。”


  “明天有飞机来?是S20吧。”


  S20是目前神农部落运力最大的军用运输机,载重10吨,最大航程1100公里。


  中将点点头,指着遗址中心一座最高的建筑,“你看那里,离我们这里大概5公里,明天我们开到那里去。”


  “好!”高连长答到。


  “现在桥可以过了吧,先让士兵准备好工具,过去把这两边树木砍光。”


  中将和高连长走下小山坡,率领部队从木桥上过去,开始砍伐作业。


  小强和神童们跟随专家组回到驻地,就去找老兵玩。


  老兵叫陈达开,挺喜欢这些孩子,这几天他守护着驻地,经常给孩子们讲故事,讲的故事很精彩,孩子们很爱听。


  “陈大哥,我好想当兵啊,很羡慕你啊。”小强对陈达开说道。


  “什么,你羡慕我?”陈达开诧异得很,“哎呀,我是多么羡慕死你们了,一个个都是天才、神童,注定一生就不会平凡。哪里像我呀,当兵当了多少年了,还是一个兵。这里除了高连长,我是当兵时间最长的了。”


  安祺安慰道,“陈大哥,我相信你以后会当个军官。”


  陈达开笑了起来,摸了摸安祺的头,“丫头很会安慰人啊,家里有个小棉袄就是好。”


  陈达开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的家族是贫穷的家族,要人脉没人脉,要财富没财富,人才凋零。也怪我读书读不好,要是能考上一个好点的大学,前途也会好些。”


  “但是,要成功,家族很重要,好一点的家族,就有好一点的家风,学业、技术、手艺都容易得到传承。做农民的子孙,后代也善于做农活,父母是做手工艺的,儿女也容易传承手工艺。要知道我们享哈兔善于集体协作,一个人往往只精于某一块。像我们这个部队,射击的士兵很多都是神枪书,开车的士兵车开得很厉害,侦查的士兵精于地理,善于分析。如果叫他们换个岗位,估计做得不是很好。能够单打独斗、精通多门的人也有,但是比较少。”


  陈达开看着几个神童,继续说:“你们神童就是属于比较少的类型,往往能够精通多门,所以部落很看重,会精心培养。”


  “刚才说到传承,还有就是人脉。好一点的家族,往往有一些优秀的人才,他们更容易结交一些有识之士、名师学者,更容易得到各种专业知识。如果能请来相师,为自己家族子弟指点一二,让他们发现自己最有潜力的技能,然后专注于这种技能的学习和应用,就会发挥他们最大的创造力,做出最好的贡献。”


  “听得明白吗?我举个例子,我有个表哥最善长的技能是画画,但他自己不知道,他一直在做修车的工作,但技术平平,进展不大。有一天,族长请来了一名相师,让他给几个后辈相一相,我表哥就是其中一个。”


  “轮到我表哥时,相师让他闭上眼睛,按他的指引慢慢进入深度睡眠状态,然后根据一些暗示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最佳技能——画画,而且是画山水画。”


  “经过几年的努力,我表哥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已经相当高了。”


  小强听了,明白了很多道理,问陈达开,“如果我家族请来相师,给我兄弟姐妹相一相,让他们早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技能,专注于这些技能,不就容易成功了吗?”


  陈达开摇摇头:“不,不,相师哪是那么好请的,除了佣金高昂,他们也会挑选家族,贫寒家族他们看不上。还有,厉害的相师不多,冒充的是有,但会误人子弟。”


  “原来这样。”小强学到了一些社会知识。


  “陈大哥,我们家族也是贫寒家族,在执行这次任务前,老族长躺在病床上,紧紧拉着我的手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话”。


  “小强,我们家族积弱数百年,不能翻身,现在我看到了希望,那就是你啊。你是天才神童,你要好好努力,做出一些成绩,带领我们家族摆脱贫穷,走上富强的道路。小强,我的时间不多了,看不到那一天了。但我会让族人尽最大努力,满足你学习和研究过程的所有费用,让你没有后顾之忧,早点做出功名。”


  “这就是我族长说的话,当时我哭了,我告诉自己,我要成功。”


  陈达开叹了口气,拍了拍小强的肩膀,肯定地说:“高队长都说了,你是罕见的天才。陈大哥今天对你说,只要你努力,十年,二十年,必能扬名神农。如果你需要帮助,我一定会帮助你。”


  安祺拍拍小强的后背,“小强,我也会帮你。”


  “我们都支持你。”其他几个神童也纷纷表示。


  “谢谢你们,不过我现在有家族支援就可以了。真心感谢你们。”


  陈达开笑着说:“等你功成名就的那一天,我去找你,你不要说不认识我就可以了。”


  大家都笑了。


  小强笑着说:“不会,至少会请你吃饭。”


  清风吹来,拂动着小强的毛发,此时的心中,多了一份感恩,也多了一点自信,一些希望。世间的路本就不会一直笔直,都有那么一些弯道,一些高坡,走过这些上坡的路,你才会看到只有在山顶上才能看到的美景。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