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苍海酒吧

  神文明遗址,三公里处,一条小溪拦住了去路。


  这是条三米宽的溪流,溪水清澈见底,水底水草丛生,鱼儿在草丛中欢快游动着。


  这里原本有条石拱小石桥,在时光的流逝中,轰然倒塌,落入溪中,经过漫长岁月的溪水冲击,只留下一些圆滑的小石块,分散在溪流中。


  “看来我们要在这里搭个桥。”丁教授看着对岸说道。


  对岸500米外才有建筑,丁教授拿起望远镜,穿过树叶缝隙,隐隐看出是个石屋模样,和之前发现的建石屋所不同,到底有何不同,又不好说。因视野受阻,难以看得清楚。


  众人商议起来,许博士说道:“先在这里搭个简易桥,这里木头多,用几根稍微粗点的树干铺过去,钉在一起就可以了。”


  丁教授想了想说道,我们已经开发了三公里多,越往里面,离驻地越来越远。前面应该是块平地,把树木砍掉,整理下,做为驻地,这样会方便些,你们看怎么样?”


  “可以,这样方便。”


  “这地方会不会危险。”


  “把前面一大片树木砍光,视野开阔了,就不怕蛇虫猛禽骚扰。”


  “这样可以,在周边洒些驱蛇粉,会更好些。”


  专家们发表了自己的意见,丁教授见没人反对,说道:“既然大家都同意了,就这么办。那这桥就要铺得结实些宽些,让拉货的马能够过去。”


  许博士说道:“这事我来负责,砍几棵大树就可以了,桥的木板只要够厚就可以。”


  生命科学院的于心博士笑着对许博士说:“能不能先搭个简易的桥,好让我们先过去。”


  “没问题。”


  在士兵的帮助,五根碗口粗的树干被铺在岸上,许博士用铆钉将它们固定住,一座简易的桥就搭好了。


  士兵过岸后,兵分两路,一路开道,开往石屋方向,另一路要将这片树林砍光。


  专家们坐在溪边的树桩上、石头上,聊着天。


  生命科学院的于心博士说起双头蛇的事。


  “昨天我和生物学家达文抵达双头蛇窝点,看到洞外好几条双头蛇,样子长得真可怕。之前我们没见过双头蛇,但听过院里老一辈说过,靠近山果村附近有双头蛇出现过,但见过的人很少,一次,山果村村民在山上干活时,遇到一条双头蛇,村民叫了十几个人将这条蛇打伤,活捉了,上报给市里。西峰市派专家来察看,看到时这条蛇已经死了。”


  “当时专家们认为这条蛇出生前基因发生了变异,只是孤例,没放在心上,按照流程将资料提交给了生物学院。”


  “我们昨天看到这一群死蛇,才知道它们不是孤例,而是一个新蛇种。”


  生物学家达文说道:“从蛇大小、身上纹路,头型等判断,我推测,它们的祖先应该是青斑蟒蛇。”


  “青斑蟒蛇生活于热带、亚热带丛林中,在我们部落西边、南边森林地带都有它们的身影。双头蛇的出现,让我们很疑惑,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


  于心博士点头,说道:“目前为止,只发现西果村和遗址中有发现,其它地方并未发现。我们推断,双头蛇生活于西果村以西森林中。至于它是本来就存在,还是某些原因发生变异,是我们下一步要研究的。”


  听着双头蛇的事,气氛有些压抑。


  丁教授摆摆手,说道:“不说这个,根据前两天的发现,包括第一个石屋内的金属架,还有些石屋内散架的木架子,我们大致可以判断那是床。长度一般是2米左右,宽度也所不同,有1.2米、1.5米、1.8米的。再根据昨天机仓内的座椅,以及前天发现的照片,我和几个专家认为,成年神物种大概高1.5米到1.9米之间,比我们要高大得多。”


  “他们身上除了头顶,眼睛上方保留有毛发,其它地方都褪了毛。”


  “走吧,他们进展挺快,我们边走边聊。”


  丁教授看到通往石屋的路已经开辟了一大半,而溪边树木也砍伐了一大片,清理出一片空地。


  专家们慢慢走着,讨论着神物种的事情。


  森林中砍伐树木的声音、电锯锯木头的声音不绝于耳。林中的鸟儿早已飞得远远的,树上的鸟窝在树木倒下时掉在地上,幸好这时候不是鸟儿繁殖季节。


  “专家们过来。”高连长高声喊了起来。


  原来他们已经开辟到石屋那边了,边上已经清理干净。


  专家们小跑过去,走近一看,才知道这石屋为什么不一样了。


  这是天然一块巨石,足足有几百平米,在内部开凿出一个空间。一照面就是一堵石屏风,石屏风有点风化,看上去比较黑,离大门两米远。左右两边留有空间通往大厅。边上大门门板已经腐烂分解了,只留下四个空白的圆凹槽。


  走到石屏风,上面雕刻着大量文字,只是布满灰尘。专家用软毛巾轻轻拭擦,风化的石皮屑扑簌簌往下掉,看来无法清理了。较小的文字已经看不清了,只有四个大字仔细看还能看到笔划,连在一起便是“苍海酒吧”。


  每个人都认识这四个字中的三个,唯独“酒”字不认识。


  享哈兔没有喝酒的习惯,但他们有用到酒精,只是他们酒字不是这样写的。


  “什么场所,走,进去看看。”


  “请各位稍等,士兵还在里面清理垃圾,需要等会儿。”高连长喊道。


  刚才他们已经进去探查过,除了些蜘蛛之类的小虫,没有什么危险,就是地面有些积水,长着一些霉菌。现在正在消除这些小虫和霉菌,进行地面吸水。


  等了一会儿,十几个士兵从里面出来,顺带带走一些垃圾。


  “连长,虫子之类东西清理完毕。只是里面空气有霉味,进去最好戴上口罩。”


  “小李,口罩发给专家。”高连长喊话。


  “是,连长。”


  小李麻利地将口罩发给专家组人员,小强和其他小孩子也戴上了口罩。


  高连长拧亮手电,带头走了进去,专家组人员一个个跟了进去,小强几个小孩子走在最后。


  一股霉味迎面扑来,昏暗的空间,闪动着手电的光束。左右两侧石壁上有几个矩形洞口,透着亮光。


  潮湿的地板,拱形的头顶石壁,一整块石头凿成,工艺精巧。两侧石壁上,安装着一排排灯具,如今只剩下一些金属挂在石壁上。


  那几个矩形洞口,压缩着一堆破铜烂铁,原先这里是空调口。


  整个空间相当大,曾经这左右两侧和后面部分摆放着十几张桌子,中间是个舞池,头顶上滚动着灯光球,闪烁着迷幻的色彩。


  一地垃圾,锈迹斑斑的金属,静静地躺在潮湿的地面。


  入口左侧,有个吧台,吧台背后分割着多个格子,原先放着一瓶瓶酒,如今酒瓶被分解得面目全非,剩下一些粘液。


  专家们搜索了一会,把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带走,然后走出酒吧。


  大家摘下口罩,深深吸了口气,外面空气真好啊。


  “你看在这大石头里挖个石室,创意很不错。哪天我退休了,在里面放上十几桌麻将桌,我在门口收钱,再卖点饮料,挺不错的主意吧。”许博士笑着说。


  “想钱想疯了吧。”李文说。


  “只怕你租金租不起啊,到时整个遗址都变成博物馆了吧。”刘涛院长说。


  “哈哈。”


  大家打趣着。


  “你看,前面一大片都是倒塌的房屋,没有挖掘机,无法考察啊。”


  “那只能到那些好一点房子那边。”


  “大概三公里。”许博士目测了下。


  “没关系啦,大部队快来了,更多专家学者来帮忙,进度会很快。”


  说部队,部队就到。高连长对讲机响起来,“连长,前头部队到达驻地了。”


  高连长回道:“收到,我马上回来。”


  接着喊小李,“小李,和前面兄弟说一声,让他们继续干活。”


  “各位专家,现在你们也没什么事,一起去迎接先头部队吧。”


  “好,一起去迎接。”


享哈兔 版权所有